这时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8-12 07:58    次浏览   

大班课堂学生人数少则五六十余人,多则上百人,在大班课上训练学生的应用能力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就连老师也需要麦克风来提高音量,以使最后一排的学生听清,座位上的学生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老师点名参与课堂活动,大多时间这些学生的声音是难以被离得稍远些的学生听到的。在大班课堂上究竟安排什么样的教学内容以给学生最明确的指引和有可能最大的帮助?这一直是我在公外教学中深思的问题。在从教10余年中,本人一直在思索和尝试,从最初的传统上所注重的语法教学[1],到重视培养学生词汇学习的方法论[2],再到目前的阅读和词汇并重的格局,并不能说就找到了一条康庄大道,但是感觉方向上是对的。自从学校实行教改以后,教材的内容与职业的联系很紧密。第一个学期为不分专业的综合英语,书中分八个单元,各单元的标题分别是organization,office,businessmeals,product,trade,transportation,customerservice,career。从这些标题中就可看出本套教材试图打造英文文本下的真实职场环境。从学生反映来看,我觉得这套综合英语的内容还是很吸引学生的。第二个学期开始按专业设置开设不同门类的行业英语课程,如“艺术设计英语”“化生英语”“医护英语”“土建英语”“汽车英语”等。我因为一点兴趣爱好与建筑沾边,便报名参与“土建英语”的教学工作,因此对该行业英语所用的教材最为熟悉,有一些感受分享。首先最深的印象便是“下马威”。我虽因兴趣约略读过一些建筑学方面的书籍,但那点知识完全不能应付专业内容。且看《土建英语》各单元的标题:feasibilitystudy,signingcontracts,designingabuilding,constructingabuilding,buildingmaterials,electricalsystems,watersupplyanddrainage,buildingdecoration。乍看之下,教师本人也只有模模糊糊的概念,真比“雾里看花”还要迷茫。对教师而言,尚需要花相当的时间消化吸收,对专业学习还未到这一步的学生,恐怕就更是费力了。文章虽不长,但其中许多的行业术语和长句子都大大提高了学习的难度。如果说第一学期的课文学生因受吸引,出于好奇兴趣还能做好预习功课。第二学期的课文恐怕要令不少学生望而生畏了。我校教改后,基本由相对固定的老师担任某一特定学院的一学年两个学期的英语教学工作,这为教学内容的一致性和延续性提供了可能。因此,在主课文讲授阶段,我在两个学期一以贯之的做法是引导和训练学生对主课文进行篇章结构的分析,基本上对每篇课文要求划分成三到四个部分,再用2~4个单词概括每个部分的主旨。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引导学生重视主题句的作用,习惯英语写作表达的方式。阅读训练的第一环:(读懂)主题句———(归纳)全文篇章结构。在第一学期打下了基础和培养了学生的习惯之后,第二学期仍然按照同样的套路走,学生对教师教学的一致性带来的稳定感也可以缓解由于文章中行业术语增多、句子长度难度增加而带来的畏惧和厌学情绪。阅读训练的第二环节:关键词———阅读速度与阅读质量的提升。从第一单元开始,我就经常使用每单元的readingb作为快速阅读材料。一般要求学生在5分钟之内完成阅读及教材附带的一道练习题,完成效果佳的学生可增加一次平时成绩a。在这个练习中,我希望能让学生认识到词汇的不足并不能绝对影响正确答案的获得,反而是对题干中关键词的锁定(而关键词大多时候是较为简单的、多数学生熟悉的一些形容词、动词等)和正确运用会直接影响答案的正确与否。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无论是第一单元较通用的职场文章或是第二单元专业程度颇深的英语读物,学生做起来都是同样的方法,就不再为词汇量不足而过分困扰。阅读训练的第三环节:词汇学习。词汇学习能力不光与阅读能力的提升息息相关,也能反映出一个学生英语学习的综合水平。所谓“见微知著”,虽然公外老师很少能掌握学生入学时的英语成绩,但只要得知学生的词汇量,该生的英语学习水平自然一目了然。在我教学探索过程的第二阶段就已重视词汇学习,更清楚认识到许多学生对词汇学习的被动与厌烦。但对公共英语教学老师而言,在学时有限、班级过大的前提下,努力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应该是唯一可行的出路。而在所有的能力中,就我看来,阅读能力的提升既实用又便于教学操作。而词汇学习能力则决定着学生能在提升自己的阅读能力进而提升自己的自学能力方面能走多远。因我已另著有论文一篇探讨词汇学习能力,本文不预赘述,仅谈要点,即重基础词汇,重词性意识。同时,通过定期对学生进行词汇量测验,对词汇量有明显提升的学生也予以加分奖励。此外,在具体各个单元教学中抽选一些长句,以主题句为主,进行句子分析。目标不为强调学生对长句的重视和理解,而是借以突出英语基本句子成分(主+谓+宾、主+系+表)的锁定及其对正确理解整句的作用。‘

“哑巴英语”早已为人诟病,作为一门语言,如果学了不能开口说,或者别人说自己听不懂的确是有问题的。非英语专业学生对与英语听说能力的重视现在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就我校目前进行的职业英语改革而言,其中有个很重要的改变就是增加了听说课时,特别是一周一课时由外教教学的环节,对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无论怎么变革,大班制由于师资的现实情况仍然无法取消。以笔者所在深圳职业技术学校为例,目前我校学生只在一年级开设了大学英语必修课,从二年级开始,只有英语选修课程供部分学生选择。也就是说,系统性的学习英语集中在大学第一年。而我校的生源因为具体情况所限,入学时具有较好英语水平的公外学生很少,这就为教学带了更多的挑战。学生入学前英语的底子很薄弱,以词汇量为例,我曾在同一学期的三个大班(即6个小班,平均40人/班)中进行测试,仅有一名学生的词汇量超过3000,词汇量在1000字以下的学生差不多占了总人数的30%,而在这30%的学生中,还有几乎一半的学生词汇量仅在500字。另外,即使是在词汇测试中成绩较好的学生,在后期的学习中也发现很多的问题,譬如造句练习中大量的中式英语表达、语法混淆等。在这样的背景下,小班课即使加大听说的量和难度,也显然难以取得较好的效果。一直以来,我把学生已获得的英语知识称为“input”,把学生听说能力的展示称为“output”,在学生的input如此贫瘠的前提下,如何能期待学生能展示出良好的output的水平呢?我校为了给非英语专业学生创造更多听说练习的机会,这次教改中为每一个行政班一周开设一次外教课程,然而,经过几个学期的观察及与部分学生和外教的沟通后,我发现外教参与公外教学确乎有些“看上去很美”。很多学生反映大多时间听不懂,无法交流,课堂参与积极性也不高。而外教的教学水准及评价标准不易统一,有的外教比较松,期末时皆大欢喜;有的外教比较严,期末“抓”了很多学生,口语课又不能补考,需开班重修,重修的任务往往由中教老师承担,又加重了部分老师的负担,且学生之间信息传递,可能对个别外教的课程产生抵触情绪。目前,英语考试越来越注重考查学生的英语应用能力,从语言培养目标和实用性角度来看当然是正确的。对公共英语教学而言,虽然在课堂上训练提高学生的听说能力受到了客观条件的极大限制,但也并非完全不可为。学生的语言基础(词汇量、对英语句型的理解和正确运用、对英语语法的普遍性规则的掌握和主动应用)会影响到学生的语言输出能力。因此,提高学生的听说能力是英语教师的任务和教学目标,在如何实现这一目标上不必纠结于课时的有限以及学生基础的薄弱。孙子兵法中有“围魏救赵”一计,如果我们把学生的语言基础提高了,学生的英语听说能力在适当的语言氛围中一定也能够得到提高。笔者在教学实践中发现,学生对英语应用能力的确有较高的期待,多数学生期望通过学习能在听说方面有显著的提高。这个认识虽然正确,但对公外老师而言,在现行的体制下,期望于通过课堂学习改善和提高学生的听说能力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对英语应用能力的培养,一方面承认它的重要性,也的确在做一些有益的尝试或改变,但是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承认课堂教学的有限性,特别是在提升学生应用能力方面。这时,就需要我们作出选择。在一年级课堂上,我侧重于课文单字的拼读、听力练习的不间断进行以及使用部分与课文相关的视频来加入一些新鲜生动的内容。拼读,是帮助学生纠正发音;而后两项任务,主要是为了保证课题教学中听力内容的存在感,并激发学生对“听”的兴趣。在一年级第一学期,“说”的内容是较少的,因为许多学生的“input”尚无法完成难度较大的口语任务。我不断提醒学生仅仅依靠课堂无法显著提高听说能力,必须在课外大量接触视听资料。我给学生提供一些好的英语学习网站,鼓励学生之间交流好的资源。但是在提高学生应用能力方面,我深感自己常常只能做个“隔岸观火”者,主要的努力必须来自学生自身。

在英语考试中,阅读理解是常规题型,题量和分值也不低。本人在教学中重视快速阅读能力和精读能力的训练,在考试中阅读题型的比重学生有明确的学习目标和对自身阅读能力量化的评价,这就使学生平时学习的主动性增强,并且通过采用一定的激励手段可以在班级中形成一股“比学”的风气。英语考试在帮助学生设定学习目标、培养学习自觉性与主动性方面还是有很大的作用。记得我当年入大学之初,多位老师就说大学最重要的是自我学习能力的培养,同样的话语放在大学英语学习方面更是如此。听、说、读、写、译能力的提高,都离不开一个“多”字,是谓勤能补拙。无论采用何种教学方法,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应该是教学的重中之重。迄今为止,我觉得从培养学生词汇学习能力和阅读能力入手,是比较有效的解决当前因学时学制局限困扰的一个突破口,教师本人和学生对课堂和每单元的学习有清楚的思路和期待,学生自身英语学习能力是否提高也能有较清楚的判断,比较能够达到一种“双赢”的局面。重视词汇学习和阅读能力的培养,并非意味着放弃培养和提高学生的听说等应用能力。只是希望在目前的客观条件下,通过课堂教学设计,提高学生的自学能力,培养学生的信心和兴趣,鼓励学生在课堂之外增加英语学习时间,从而达到全面提高英语各项能力的目标。当然这一目标的达成无法一蹴而就,每个学生能在英语综合能力方面取得多大进步,还是取决于他们自身的努力程度。而对教学内容的取舍,则避免了“眉毛胡子一把抓”,到头来什么也抓不到的窘境。另外,教无定法,若每位老师都能利用自身所长,在教学中,如果能真正帮助学生提高某一个或某两个方面的能力,这就是成功的教学。

在《南方都市报》2013年3月21日的一则新闻报道中,深圳大学英语教学部一名英语教师向校长公开谏言,称连年扩招使学校师生比畸形到一定程度,“一个老师一学期教400个学生,极不科学,也不合理”,其呼吁关注并解决深大“畸形师生比”的问题。该公开信引起深大师生热议。而在新闻最后,深大大学英语教学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最近正针对教学部的教学改革,走访了国内8所高校,其实深大大学英语教师的课时量和面对的学生数,并不算最多”。不管各个高校的具体数据有多少出入,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在公共英语教学中大班制是常态。大班制教学的弊端显而易见,但是目前又很难有实质性的变化,在这种困境中还得保证相应的教学质量,而督导制、教学评优、职称评定这些制度无一不跟教师的待遇紧紧挂钩,一线的大学英语教师的确是负重前行,而青年教师一方面要承担大量繁重的教学工作,另一方面还得出科研成果评职称,则更是“压力山大”。对此困境,笔者以为在教学实践中,教师应适当作出取舍,在教学目标、教学重点及评价手段上设定合理可行的目标,为自己和学生做到“双减负”。主要想法有以下几点。

英语教学回避不了视频和音频的使用。对这些材料的使用,坊间非议也不少,我记得在购买《高级法律英语影像教程》一书时,有网友即评论道“使用影像资料的老师上课偷懒”等说法。而在许多其他专业的教学同行看来,似乎对英语老师使用影像资料多有不以为然。但我觉得,无论是老师站在讲坛上口干舌燥地讲满两堂课,还是轻松地运用影像资料传道授业解惑,老师辛苦与否不应成为教学是否认真的判断依据。一切应以学生为中心,应看是否达到了教学设想的效果,对学生能力的提高是否有真实的帮助。就我而言,我是很喜欢在课堂上给学生放映一些与课文有关系且难度适宜的英文视频的。举个例子,综合英语第二单元的主课文是secretaries。这篇文章生词不少,多涉及秘书工作职责内容。如何让这些“拦路虎”的形象在学生眼中不再那么生僻,能不能让这些概念在学生心中鲜活起来?我最后选取了热门电影《时尚俏佳人》中女主角求职应聘及刚上岗工作片段,电影轻松时尚,一下子抓住了年轻学生的心,在角色的诠释中,几乎与课文内容完全一致的关于秘书工作内容的部分,更让学生觉得课文确实贴近实际,词汇的坚冰一下子就感觉被打破了。土建英语第三单元讲建筑设计,我使用了从网上搜索来的台湾某电视台制作的日本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的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最佳之处是提供了安藤的简历(职高生,自学成才,对于学生有正向激励作用),其中涉及的两个项目从拿到项目,了解业主需求,建筑师实地考察,设计方案的敲定(涉及团队合作),以及施工环节的监控等等也几乎与原文完美呼应。教师引导学生对应教材的步骤与程序,更加深了学生对课文的理解。所以,在英语教学中,视频使用得当,可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除非教师本身怠惰,否则我认为关于英语教学该不该使用视频之争可以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