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说什么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7-07 08:03    次浏览   

看到她们慌张的表情,和手机里传出的微弱呻吟声,刘洋明白她们在看不好的东西,她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18岁的打工妹小芳从四川老家到乌鲁木齐打工前,父母千叮咛万嘱咐在外面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不要交男朋友。和很多父母一样,他们最担心女儿面对花花世界经不起诱惑。

刘洋觉得,这些打工妹比一般的城市女孩更加渴望感情的慰藉,情感几乎成为这些打工妹唯一的精神依托。

在新疆的许多打工妹和罗芳差不多大,她们正处在对异性产生好感和强烈好奇心的年龄,在农村普遍的性即不道德的观念下,她们没有渠道了解性知识,而来到城市后,环境一下子变宽松了。

农村女民工是大城市的一个庞大的群体,以17岁至25岁年轻女性居多。她们和所有处于青春期的少女一样,对爱与性懵懂又好奇,由于没有渠道去了解正确的性知识,被骗、未婚先孕、流产等事件屡有发生,她们的故事催人泪下。

这群天真烂漫的农村少女,分布在城市各种服务行业和工厂,文化程度低,大多没有技术特长,精神世界匮乏,身处城市却仍局限在农村青年打工群体的狭小生活圈里。她们和所有处于青春期的少女一样,对爱与性懵懂又好奇,由于没有渠道去了解正确的性知识,被骗、未婚先孕、流产等事件屡有发生。

在刘洋看来,这些女孩确实应该理解:她们从家乡来到陌生的大城市,为了生存拼命打工赚钱,她们不懂城市女孩泡吧、慢摇等休闲活动,也舍不得去消费。她们的精神、文化娱乐活动极其匮乏,平常的娱乐就是和老乡聊天、逛大街。

她们不应成为被社会遗忘的对象。关注她们,,实际上也是在关心我们自己。

一会儿,其中一位个头矮小的四川女孩红着脸来到刘洋的办公室,低头小声说:经理,我本来不想看的,但确实很好奇。

3名服务员一见到刘洋顿时惊呆了,中间那位拿着手机的女孩慌了,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其余两个人则羞得满脸通红,不敢抬头看这个平时关系还不错的经理。

刘洋在乌鲁木齐火车站附近一家酒店做大堂经理。一天下午,女服务员们在包厢里休息,非常完美直播 ,刘洋从一个包厢旁边经过,听到女孩们的阵阵笑声,她好奇地把门推开了。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在为数不多的喜欢看书的打工妹里,受欢迎程度最高的就是《知音》等情感类书刊。虽然年龄小,但其中涉及性的细节,常常让她们心潮澎湃。